您的位置:首页  »  淫荡人妻  »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04)作者:8083979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04)作者:8083979
字数:11515              《一》大学时代            (四)化解心结(上)  阿涛向我做完手势,就转身出去将房门的锁打开,然后回到卧室,脱掉衣服,只穿着一条脏兮兮的内裤斜靠在床上,点开电脑上早就准备好的黄片,开始故作认真的观看起来。不过他脸上那激动之情,却没那么容易收敛。  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任谁一想到,马上就可以征服一个极品美女,内心都会激动异常的,尤其是一想到,这个美女还是别人的女朋友,那种好像偷情一般的刺激,加上在自己的冲撞下,身下的美女婉转承欢的表情,想想就让人下身肿痛。能玩到这种美女的机会那是可遇不可求的啊~  这千载难逢的美妙体验,深深的吸引着阿涛,所以我一直担心要是阿涛有一天乐不思蜀了,很有可能无视小混混的威胁,铤而走险,横刀夺爱,将小欣抢走。  比如他可以把我做的一切都告诉小欣,让小欣恨我,同时在他高超的性爱技巧配合下,彻底征服小欣破碎的心和圣洁的身体。  所以,我谨遵「打一巴掌给一甜枣」的古人遗训。在阿涛见过彪子的兄弟之后,向他透露了一部分我爸爸的生意,并承诺阿涛,只要一切听我指挥,等他毕业了,我就跟我爸商量,安排他去我爸的公司上班。  这是个阿涛不能拒绝的条件,当时我爸的生意在彪子的配合下,那是如日中天啊。想像一下,他一个没有什么出身,好不容易上了大学,还整天研究女孩的平庸龌龊男,能进入一家正规的大企业上班,干着轻松的工作,拿着丰厚的酬金,最主要的是我还偶尔含糊的向他透漏,如果他合作,我们的活动可以一直进行。  在这一颗大糖糖的诱惑下,我相信阿涛是不会傻到跟我翻脸的。那种日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过得上的。拿着老板的工资,还操着老板的儿媳。等到将来就是拿着老板的工资,操着老板的媳妇。对于他阿涛来说,也算是走上人生巅峰了。  我想此刻的阿涛,脑海中应该也对自己未来的幸福生活,充满了期待和憧憬,而我在这多重保险的保障下,也将牢牢的控制住,他和小欣的未来。  此时,床上的阿涛刚刚做完准备工作,就听见了外面有敲门的声音。  「门没锁。进来吧。」  阿涛向外面喊道,我也不在胡思乱想,认真观察起外面的动静,但我侧耳倾听了半天,外面并没有开门的声音。过了好一会,一声慢慢的开门声才幽幽传来。  「请帮忙把门带上。」  阿涛显然也听见了开门声。这次外面的声音到是很快的传来。房门被狠狠的关上,并传来了一声清脆的锁声。  我不明白小欣为什么那么听话的把门锁上,难道她认命了?她不打算抗争,不打算逃跑?  在我疑惑之际,阿涛则还是认真的两眼盯着屏幕,并没有因为小欣的迟迟不现身而慌乱。  又过了一会,我终于在木板的缝隙中,看到了小欣的身影。此时的她满脸的苍白,用力的咬着嘴唇。当看到阿涛时明显的身体绷直,就好像一只进入战斗状态的猫。她走的很慢,仿佛这间房子里到处都是地雷一样。我不明白的是,今天跟我出去小欣明明穿的是短袖T恤,为什么现在换成长袖了那?  由于阿涛的电脑正好摆在了卧室门和床之间,所以小欣进门的位置只能看到到侧靠在床上的阿涛的脸。因此小欣只能慢慢向衣帽间方向走来,然后转头看向阿涛。  在她转头的一瞬间,我看到她眉头一皱,满眼的厌恶之情。应该是她突然看到阿涛现在几乎全裸的状态,和下身那条肮脏的内裤,的自然反应。  这时她已经完全转过身去面对阿涛了。我只能看到她微微有些颤抖的背影。  因此我不得不轻轻的挪动身体,换个角度,保证自己能够同时看到他们两个人。  阿涛在小欣进屋后,就将视线移到了小欣身上。他脸上挂着淫荡的笑容,眼睛上下移动着看着小欣的身体,仿佛已经看到小欣裸体了一样。当看到小欣的眼神扫过自己肮脏内裤后,流露出来的鄙夷之色后,还猥琐的用手去挠了挠,更加无耻的是挠完还放在鼻子下闻了闻。  这要是平时,我相信小欣已经因为这恶心的动作吐出来了。不过现在身处险境,她还是强自忍住了。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能从小欣的话里听出一丝抖动,还有的就是决绝。  「哈!我想怎么样?小美女,电话里我不是都说清楚了吗?只要你乖乖听我的,那些照片,我就好好的给你保存着,兴许那天咱俩做爱的时候,还能拿出来看看,增加点情趣。不过你要是不听话,哼,那就别怪哥哥帮你免费打广告了。」  阿涛此时活脱脱就是一副臭无赖的模样,边说还边用小手指掏掏耳朵。尼玛,你也是表演专业的吗?在这演什么啊?人家陈浩南是大哥,不是臭无赖好吗?  此时我内心真是一万只草泥马飞驰而过,当然当时我不知道那种动物叫草泥马。正在我内心吐槽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一瞬的光亮晃进了我的眼睛。  我赶紧静下心来,看向外面。不看还好,这一看,我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此时阿涛已经从床上坐起身来,而小欣看到他的动作,为了和他保持距离,就向后退了一步,当然她离衣帽间的门也拉近了一步。  而我的目光已经不在看向他们两个了,我的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小欣背在身后的双手上,在她长袖长衣的袖口处,我分明看到了一把锋利的刀子。  这应该是小欣寝室用来切水果的刀子,不是很长,但要是位置准确的话,取人性命也是能够做到的。  这一刻,我的眼睛盯着刀子,心里忽然回想起了,昨天的一幕幕。  「你要是不开心,我可以不回去的!」  「你说无论我做什么都会依然爱我的是吗?」  「我把欠你的都补给你。」  「你。。。还能再来吗?」  「小浩子,我爱你。」  这些话都回荡在我的耳边,昨天她一反常态的等我下课,晚上对我的疯狂索取,躲在浴室里的低声哭泣,游乐场里异常激动的情绪,出租车上的过往回忆以及寝室楼下的真情告白和恋恋不舍。原来她早就下定了决心。  她带着刀子而来,是要以死相逼还是同归于尽?我的心一下子乱了,无论是哪一种都是我不能接受的。  我赶紧拿出手机,给阿涛发送了一条信息。  「小欣手里有刀。」  此时的我已经彻底慌乱了,貌似事情被我搞大了,这个计划必须要终止了,如果再继续下去,万一小欣做出什么啥事我将追悔莫及。  想到这里我颤抖的手已经伸向了墙上磁力锁的开关。但在即将按下去时我停住了。我现在出去会怎么样?小欣的心理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她现在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是因为她还没有放弃希望,如果我现在出去了,她知道一切是我安排的,我才是那个罪魁祸首,她能接受得了吗?  如果她接受不了,真的崩溃了,那事情就真的完了。我的女友,我的爱情,我的小欣就真的彻彻底底的被我毁了。  所以我没有去按动开关,我只能将手搭在上面,然后紧紧的盯着外面的动静。  当手机铃声响起时,阿涛还并不知道这一切,但当他看完短信时,我明显看到他那一瞬的错愕神色。不过由于他低着头看手机,小欣的角度是看不到他的脸色的。  「你直到,我是有男朋友的,我求求你了。你就放过我吧。除了那些条件,别的我都可以答应你,我给你钱行吗?」  此时小欣的声音已经明显带着哭腔,她的身体也在剧烈颤抖,拿着刀的手,也随着身体的抖动而来回晃动着。  但此时房间内的两个男人,已经没有心思听她说什么了。  在良久的沉默后,阿涛故作镇定的抬起头来,看向小欣。  「你别哭啊,我们可以好好说啊,嗯?你手里是什么?」  在小欣的晃动下,阿涛显然也看到了刀子的存在。我不知道他此时的想法,为什么要把刀子的事情点破?他就不怕小欣直接精神崩溃吗?  不过现在我想什么都无济于事。只能看阿涛有没有能力去化解了,如果他也的不能将事情圆满解决,那我只能冲出去。哪怕计划败露,小欣恨我,我也不能让小欣伤害自己。  「啊?」  小欣显然没有想到,阿涛会注意到刀子的存在,被阿涛点破后,她也是一阵错愕。不过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就没有隐藏的必要了。所以她就是把刀子拿到身前,两手握住刀把,刀尖直至阿涛,身子向后弓起,一副以命搏命的模样。  「我告诉你,我已经想好了,如果今天不把照片给我,我就跟你拼了。我绝对不会答应你的条件的。」  在衣帽间里的我真的手心冒汗了,这种状态下,小欣随时都可能拼命的。我也终于下定了决心,这个计划必须终止,我搭在开关边缘的手指也向开关移动过去。  「呵呵,小美女,别激动嘛。有什么话我们可以好好说嘛。」  就在我要按下开关的时候,阿涛故作轻松的声音传了进来。我惊讶于在这种时刻他怎么还不紧张?难道他有办法能说服小欣?我的动作也再一次慢了下来。  其实之后阿涛告诉我,他当时也是在赌,赌小欣会不会直接就冲上去。如果她直接挥刀相向,那阿涛也没办法了,不能他确信他能坚持到我冲出来,在我们两个男人的合力之下,控制住小欣还是可行的。至于之后事情败露的烂摊子,也不用他去收拾。  而小欣的表现,让阿涛吃了一颗定心丸。只要没有直接冲上去,就说明小欣还有谈判的想法,拿刀出来只不过是为了增加自己的筹码而已。  有着这样的心里准备,阿涛也渐渐的放松下来了。  「何必亮刀子那?咱们先不说你这刀子能不能伤到我。你是不是以为,你灭了我,这件事就过去了?大不了你也自杀或者自首。就拼个鱼死网破。你还能保住你的名声?」  「妹妹啊,你想的太简单了。你发过电子邮件吗?你知道电子邮件有个,延时发送功能吗?我简单点告诉你,就是我把电子邮件编辑完,存在了我的电子信箱里,然后设定的明天早上9点自动发送。如果我不能在9点之前取消发送,那么它就在9点整,准时出现在校园论坛编辑的邮箱里。」  「我是谁?我就是一个小人物,在校园里没几个人认识啊。但你不同啊,你可是大二四朵校花之一啊,这是爆炸性新闻啊,到时候他们一定会当成花边新闻,大书特书的。」  阿涛没有在继续往下说,从我的角度看,小欣身体的晃动在阿涛说道电子邮件的时候就慢了下来,向前伸平的两条手臂也开始了微微的下垂。显然阿涛的话是小欣之前没有考虑到的。  她的计划中,是威胁或者强迫阿涛把照片还给他,如果事情无法挽回,大不了鱼死网破,起码照片和浴室的事情不会败露。但是阿涛却直接点破了她计划中的漏洞。一个小小的延时功能,让小欣的计划全面崩盘。  现在小欣的决心已经开始动摇了。阿涛看着这一切,嘴角也微微的翘了起来。  不过他明白,现在的小欣还是没有放弃,所以他要继续瓦解小欣的心里防线。  「而且妹妹啊,你自己想想,像你这样的美人,我怎么忍心去毁了你那?我是真心挺喜欢你的,虽然上次的手段有些卑鄙,但是我也是没有办法啊?你以为把你的照片发出去我会很开心吗?」  「可能我的要求是有些过分了,不过其实咱们两个说句实在话,你也不是处女了,该经历的你也都经历了,不过是多经历一个人的疼爱而已。这个事情只要你不说出去,我也不会自己说出去。你好好想想上次的感觉,你就不想念那种美妙的感觉吗?」  「我不会去破坏你和你男朋友的感情,只是想和你能有几次亲密接触而已,你好好想想,完事了,你还是你,你还拥有你的爱情和男友。不过就是一场,各取所需的欢好而已。」  这一刻的阿涛,满眼充满了真诚。而小欣听着阿涛的话,也逐渐的松懈下来,不再两手握刀,只是用一只手握着,垂到了身体一侧。另一只手则掩面痛哭起来。  「不,别说了,别说了。这是在背叛我男朋友,我不能这样做。」  哭泣中的小欣,低声呢喃着。此时我真的心如刀割。看着小欣瘦弱的身躯,独自抵抗着命运,本应被我保护在身后的柔弱女友,却毅然拿起刀子,去坚守自己最后的坚持,我的眼泪也无声的滑落下来。  「唉,你哭的我也很难受。这样吧,美女,这个学期还有1个月左右就放假了,我的要求就是这一个月好不?一个月后,你还是回去做你的乖乖女友,只要你答应这个条件,到时候我就把照片都还给你。」  「不过这一个月,你要乖乖的听话,我也没有什么过多的要求,就是想你没事来陪陪我,我会尽量不去打扰你和你男朋友的生活,行吗?我保证这学期一结束,我就不再纠缠你了。而且这段时间内,我也不会对你提出太过分的要求。怎么样?」  「而且我也保证,就算是做爱,我也会带着安全套,不会玷污了你那纯洁的身体。」  阿涛依然保持着真诚的神情,语气也变成了商量的方式。  默默听着阿涛说话的小欣,什么也没说,她一点点的蹲下,然后坐在地上,后背靠在了衣帽间的门上。手中的刀也被放在了地上,用两条胳膊抱着曲起的膝盖。然后把脸埋在了胸前。从她还在耸动的肩膀可以看出,她还是在哭泣着。  此时由于她跟我离的太近了,我都能从木板的缝隙处闻到她身上那淡淡的体香,所以我一动也不敢动的注视着她的背影。  阿涛也没有在说话,只是慢慢的拿出香烟,点燃,默默的抽了起来。  房间里的三个人都好像静止了一样。只有阿涛嘴里的香烟头在忽明忽暗的闪烁着。  这种状态持续了大概有10分钟。小欣的哭泣声已经消失了。阿涛的第四支烟也已经抽了一半了。而我的腿也已经蹲麻了。  只见小欣慢慢的抬起头,看向了还在抽烟的阿涛。  「真的只是一个月吗?」  小欣的声音很轻,不过在这个安静了好久的房间里,还是显的很突兀。  「是的,我一定说话算数,就一个月,一个月后你走你的,我走我的。我不会再打扰你的生活。」  阿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被小欣的话突然惊醒,他镇定了一下,真诚的说着。  听到阿涛的答复,小欣再次地下了头。不过这一次她没有沉默多久,没一会她忽然站起身,慢慢的走出了卧室。  我的阿涛都有些傻眼,这是什么情况?走了?不过紧接着我们就听见了,卫生间开门和关门的声音,然后就是水龙头被打开后哗哗的流水声。  阿涛抽完了第四支烟,慢慢的起身,脸上满是凝重,走到衣帽间旁,捡起了地上的刀。然后看着衣帽间的门。  「小浩,要不还是算了吧。」  因为小欣的离开,我终于可以改变姿势了,我的手和腿在刚刚的这段时间里都已经失去知觉了。  「唉,事情现在已经这样了,现在放弃她会怀疑的,算了,如果她答应一个月的话,就一个月吧,要是她不答应,就放弃吧。」  一边甩动着胳膊,一边揉着腿的我,低声说道。  「一会点点吃的吧。刚才我们也没吃多少,她又紧张,又激动,又哭的,应该也累了。之后看情况把。」  听我说完,阿涛也没在说什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起身把刀子放在了一边。  然后回到床上拿起电话,点了一个菜让饭店送过来。然后他就开始穿起了衣服。  小欣在厕所呆了很长时间,直到饭菜送来了,她还没有出来,阿涛怕她有什么意外,敲门叫了她一声。之后她才低头不语的从洗手间走出来。  「饿了吧,我点了点菜,先吃一口吧,什么事等吃完饭再说。」  阿涛低声说着。而小欣也没什么反应,只是默默的坐在了桌子旁边。  阿涛给小欣拿了碗筷,然后将电视打开,调到了一个电视剧。然后也默默的拿起碗筷,开始吃饭。  他们两个吃的都很慢,谁也没有在说话。有时会抬头看想电视,然后陷入沉思,也不知道这个电视他们看进去多少。  大概是半个小时以后,阿涛先吃完了,他起身走向床的方向,坐在床上,摆弄着电脑。那个黄片早在小欣第一次进来后,就关掉了,现在阿涛也只是单纯的使用电脑而已。  对于阿涛的起身离开,小欣仿若未觉,依然在慢慢的吃着饭。  直到小欣吃下了最后一口饭,我知道终于到了她要抉择的时候了。  只见小欣轻轻的放下了碗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起身,走向阿涛。  小欣在距离阿涛一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她盯着阿涛的眼睛,而阿涛也抬起了头,看向小欣。  「你说的只有一个月,而且不会提过分的要求,还不会打扰我和我男朋友的生活。你真的能做到吗?」  「你放心,我说道做到。我虽然猥琐,但我言出必行,就一个月,之后我不会再纠缠你,也不会破坏你和男友的关系。」  小欣一直紧紧的盯着阿涛的眼睛,过了良久后,她再次深吸一口气。  「好吧,从今天开始,我是你的了。」            (四)化解心结(下)  小欣现在的选择,其实没有出乎我的意料。对于小欣来说,刚刚来到阿涛这里时,是被迫的,是做好了被欺辱的准备的。然而在小欣的一番抗争下,首先得到的是尊重,对!就是尊重。之前的阿涛是高高在上的,用手里的照片在胁迫着小欣,小欣的地位是被迫。  然后由于小欣的反抗,阿涛的态度也已经转变了,由威胁变成了商量,所以在心理上。小欣得到了一种被尊重的感觉,也使她紧绷的心理防线,放松了下来。  其次,由于她来的时候,已萌死志,但是事情的变化中,却又让她看到了希望。本来要面对可能是无休止的奸淫和侮辱,但是现在时间已经修改成了一个月的期限。  这是黑暗中的曙光,就像阿涛说的,照片还在他手中,自己的抗争也阻止不了事情的发生,而一个月的期限和不能过分的限制,让此时的小欣,看到了希望。  不就是一个月吗?反正自己现在已经被他奸淫过了,只要自己的男朋友不知道,自己的名声还能保存住,忍一忍不就过去了吗?  所以她做出这种选择,我并不觉得意外。  听到小欣的话,我和阿涛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做了这么多事,小欣终于迈出了这一步。  不过阿涛很快就收起了自己兴奋的神情。他现在反倒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啊?啊那个,你先坐会玩会电脑,我先去收拾一下。」  阿涛有些慌张的站起身来,然后示意小欣坐在床上玩电脑,自己则慌慌张张的跑去收拾桌上的碗筷。很明显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以前他哪收拾过碗筷啊。而小欣轻轻的坐在床上,但并没有去摆弄电脑。只是低头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其实碗筷也没有需要收拾的,餐盒直接扔掉就好了,只有两套碗筷需要清洗。  没一会阿涛就收拾完了。有些木讷的向卧室走来。  小欣听见了阿涛的脚步声,轻轻的抬起了头,面无表情看向阿涛。在两人的对视中,阿涛走进了卧室,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此时的阿涛有些手足无措。  两人的对视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由于刚才吃饭和之后收拾餐具的缓冲,阿涛内心的低落情绪,已经被冲淡了。  现在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女孩就坐在他的床上,而她也依允了自己的要求,那还等什么那?  所以阿涛一步就冲到了小欣面前,一把将坐在床上的小欣抱起,然后疯狂的吻上了她粉嫩的嘴唇。  由于阿涛的突然袭击,小欣吓了一跳,做出了些许的挣扎动作,不过之后想到自己已经答应了他的要求,就没有在做激烈的反抗。不过也没有做出什么激动的配合。只是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没有反馈的吻是乏味的,阿涛吻了小欣一会,看她没有什么反应,就开始转移战场了。  他松开了小欣的嘴,横向滑动,开始亲吻小欣的脸庞,然后一点点移到了,小欣的耳唇。  为了让阿涛更好的拿下小欣,我在之前就已经告诉了他,小欣身上我挖掘出来的性感带了,如果还有我没有发觉的,那就只能靠他自己去钻研了。而耳唇就是小欣最爱的性感带之一了。  有时我和小欣打闹的时候,我会趁她不注意,向她的耳唇轻轻的哈气,她就会全身发软,一副柔弱的任君采撷的可爱摸样。而如果直接用嘴含住她的耳唇,并轻轻的吮吸,她有时就会舒服的呻吟出声。  阿涛现在进攻的就是小欣的耳唇。只见他的嘴轻轻的划过小欣的脸庞,然后轻吻在小欣的耳唇上。虽然小欣在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欲望,但是身体的自然反应是不会说谎的。那一瞬间,小欣浑身轻微的一抖,由于两个人现在是抱在一起的,所以她的动作别管多细微也会被阿涛发现。  感觉到怀里佳人开始浑身发软,阿涛就好像恶狗看到了骨头一般,开始细心的进攻着小欣的耳唇。一会轻吻,一会用舌头轻舔,一会有耳唇吸到嘴里吮吸。  在阿涛的不断进攻下,小欣已经如同一滩烂泥一般,有些站不住了。阿涛也顺势将她放在床上,然后俯下身压了上去。  看到这一幕,我也已经激动了起来,身下的小兄弟,也昂首挺胸的支了起来。  小欣终于在清醒的状态下,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开始了前戏。之前的痛苦经历已经过去了,现在你就放开自己去,享受那不一样的性爱快感吧。  「小欣,我爱你!」  偷窥这我心爱的小欣被人肆意玩弄的我,默默的在心里喊着。  当然小欣现在是听不见我的话的。她现在正沉浸在性感带被冲击而带来的快感中。只见已经仰躺的小欣,在紧紧的咬着嘴唇,不知道,她是在用疼痛来让自己不被欲望侵蚀,还是克制着自己不要呻吟出声。  压在小欣身上的阿涛,此时已经再次转移阵地。沿着小欣的耳唇向下,吻到了小欣的脖子,这里不是小欣的性感带,但是为了让小欣不会起疑,他还是做出了探索的架势,在观察到小欣没有兴奋后,他继续向下,终于吻到了因为小欣衣服错位,而暴露出来的锁骨上。  这里也是小欣的性感带之一,所以小欣的身体还是做出了如实的反应。不过因为现在能让阿涛直接接触到的性感带只有这两个,所以阿涛的手也开始投入战斗了。  只见阿涛的右手,轻轻的放在了小欣的左乳上,小欣用手按住了阿涛,不让他的手再作怪,但由于阿涛的嘴还在进攻着小欣的锁骨,所以小欣根本用不上什么力气,这种无意义的抵抗和制止也只是一个清纯的女孩,为了自己最后的坚持,所表达出来的一种态度而已。  阿涛并没有受到哪怕一丁点的妨碍。当他的手完全的覆盖在了小欣的乳房上之后,就开始了轻轻的揉搓。而小欣的手搭在阿涛的手上,在我看来,就好像是小欣抓着阿涛的手,去抚摸自己的乳房一样。  看着阿涛在揉搓这小欣那丰满切坚挺的乳房是,我的激动情绪再次高涨,小欣的上半身已经完全失守了,虽然现在还隔着衣服和内衣,不过我相信,要不了多久阿涛的粗糙大手,就会与小欣的白嫩胸脯进行亲密接触了。  那本是少女的圣洁乳峰,那本是只有我才可以去攀登的神圣之峰,现在却迎来了它新的征服者。而那两颗粉嘟嘟的坚挺小葡萄,也会坚强的挺立在新主人的手指缝中,去期待着新主人手指的抚弄。  之间阿涛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大,而小欣搭在他手上的小手,也慢慢的变的无力,而滑向身侧。一幅性感,可爱少女任人肆意玩弄的画面,慢慢浮现。  由于现在小欣暴露在外面的身体,只有头和脖子,所以阿涛的嘴一直在进攻着这两个区域。但是很显然,这种隔靴搔痒的交流,并没有满足阿涛的欲望。  阿涛的手开始向小欣的腰部移动。一点点的接近的上衣的边缘,而小欣现在已经应为性感带被刺激,而意识有些模糊了,她并没有注意到阿涛的动作。  阿涛的指尖已经触碰到了,小欣上衣和裤子中间露处的腰部肌肤。只见他那有些粗糙的手,慢慢的整个覆盖了那片洁白肌肤,并逐渐的向上移动着,他现在已经把手整个深入了,小欣上衣里,还在不断的向上探索。  现在正值夏日,在小欣进门时,我就发现,虽然她把白天穿的短袖换成了长袖,但是依然是贴身的衣物,也就是所,她的上衣里面,只还有一件胸罩而已。  而此时,阿涛的手,正是直接摸着小欣的细嫩肌肤在游走。  「不要啊!」  也许是被阿涛粗糙的手划到了,有些迷茫的小欣,轻轻的说了一句,同时扭动身子,想组织阿涛。  但是她怎么可能在力量上抗衡强壮的阿涛那?阿涛并没有费太多的力气,就彻底掌握了小欣还带着胸罩的酥胸。  从小欣胸部衣服的起伏来看,阿涛现在在逐渐的加大揉搓的速度和力度。小欣的身体,也在随着阿涛的动作,做出了向上挺动的动作。  我的眼睛一直再仔细的观察着阿涛的动作,没一会,我感觉小欣的衣服忽然拱起,阿涛的手好像在里面我成了拳头,正在我困惑的时候。小欣却发出了一声仿佛疼痛又有点舒爽的呻吟声。  「啊!……」  忍不住呻吟出声的小欣,在这一声后,又一次咬紧了嘴唇,小脸也开始涨红好像因为自己的羞耻呻吟而羞愧难当一样。而我也终于想象出了,阿涛此时的动作。  昨晚我与小欣云雨时,我注意到小欣当时穿的内衣,是那种半罩形式的,就是只能撑住和遮挡一半的酥胸。两个奶子的上半部分是裸露出来。其实小欣平时是挺保守的,穿舞蹈练功服的时候,是一定会穿正常的胸罩的,因为练功服太紧,要是这种款式的会因为有痕迹而被人看到。  但是周五那天她并没有去练舞,而且因为当时她想在见阿涛之前,把自己完全的献给我,所以我猜测,她下课后应该就回寝室去换了衣服。而当时我心事重重疑惑于她来接我下课的事,而没有注意到。  刚才回寝室,因为时间快到了,她心里只想着跟阿涛做个了断,为了隐藏刀子而换了上衣,裤子却并没有更换,我猜估计胸罩也没有来得及更换,所以现在小欣身上穿的内衣,应该还是昨晚那件。  阿涛刚才的动作应该是,他的手从小欣胸罩上缘反向握拳式的伸了进去,而小欣那声呻吟,因该是阿涛的手指已经夹住了小欣的奶头。  此时的小欣,因为阿涛的突然袭击后的呻吟,已经羞愧难当,她把脸也扭向了床的另一面,我已经无法看清她的表情了。  不过阿涛的动作却并没有停止,我看到小欣隆起的衣服在慢慢的平复,然后又有了轻微的挺起。阿涛现在应该已经拉下了小欣一侧的胸罩,而小欣那个已被新主人完全攻略下来的胸部也应为脱离了胸罩的束缚而傲然挺立了出来。  把小欣的胸罩拉下后,阿涛的手又一次握住了小欣已经得到自由的胸脯,这时已经没有了衣料的阻隔,阿涛开始用手去品味小欣酥胸的柔嫩了。  温柔的揉搓着小欣的一侧胸部。阿涛的另一只手,也伸了下来,不过这次他并没有把手再伸进小欣的衣服里,而是抓住了小欣上衣的下部边缘,轻轻的向上推去,而他的嘴也离开了小欣的锁骨,直接吻向了小欣刚刚露出来的腹部肌肤。  其实在我和小欣的性爱中,一般是不会有这么多的前戏的,一般我们都是洗完澡直接光光的拥抱对方,简单的亲吻过后,就会插入开始正戏了。所以在阿涛这温柔细致的挑弄下,小欣身体的扭动频率也越来越大。  阿涛温柔细致的在吻着小欣腹部的每一寸肌肤。慢慢的我也发现,原来小欣的肚脐也是性感带之一,每当阿涛用舌尖轻轻的顶向小欣肚脐眼的时候,小欣虽然不想表露出自己的舒爽感觉,但是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声压抑的「哼」  声。  而阿涛知道这里时我未曾开垦过的区域,他如获至宝,开始反复的,认真的用舌尖去挑逗小欣那小巧的肚脐眼。小欣的扭动也大了起来,在阿涛不断的玩弄下,小欣的身体甚至出现了一丝丝的抖动,好像要高潮了一样。  就在我诧异的以为,小欣即将要被阿涛舔到高潮时,小欣又慢慢的平复了下来,不知道是自己忍住了,还是因为阿涛现在不想让她高潮转移了战场,而让她无法继续享受下去了。  不过我知道,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小欣的欲望都被压制了下去,但是女性高潮的快感,不会因为被压制就消散的,而是会被积攒,一旦阿涛的肉棒顶向了小欣的子宫,那种快感会瞬间爆发,犹如火山爆发一般,猛烈,磅礴。  阿涛的嘴唇在上移动着。此时的小欣,脸扭向了一侧,整个上衣已经被推到了脖子处堆起,左侧的胸罩还忠于职守的遮挡着这一侧的胸部。  但是右侧的却已经被拉下,堆在了小欣右侧胸部下方,不过它没有放弃,它为了回到自己的岗位,在弹力的作用下,努力的想恢复原样,但是被小欣挺立的胸脯挡着,它只能抗争着,从而把小欣的酥胸顶起,显得那座圣洁的高峰更加巍峨。  然而那座圣洁的高峰,此刻却并没有表现出神圣的模样,它正在被一直大手反复的揉搓着,被挤压成各种形状,被玩弄成各种造型,那高山上伫立的岗楼,此时也被不断的挤捏,拨动着。  这是一幅淫靡的画面,我心爱的女友此时正躺在那脏兮兮的床榻之上,被一个仅见过两面,第一次见面还被他强奸了的陌生男人,压在身下。整个上半身的肌肤被他的口水快全部沾满了。而自己守护了多年,只能被自己亲爱的男友才能拥有的乳房,也被这个男人肆意玩弄着。而自己,还不能反抗,只能默默的承受。  看着阿涛在小欣身上的细致品尝和开发,我的小兄弟已经硬的有些发痛了,我只有轻轻的去抚弄着它,结果当我的手刚刚握住它时,就好像在已经滚开的油锅里,扔入了一个刚刚洗过,还有大量的水附着在上面的菜叶一样,瞬间爆发。  精液一股一股的喷射而出,本应进入小欣温暖的子宫的白色液体,此时只能落在冰冷阴暗的地面上。虽然阿涛现在也只能戴套跟小欣做爱,不过一想到一会他的兄弟将在小欣温暖,湿润的阴道的包裹下猛力喷出,我就感觉到对不起我的小兄弟。  此时一阵厌恶感突然袭来,我知道这是射精之后对性的冷淡期。我的精神也开始了涣散。我开始回想这两天发生的事,虽然只有两天,但是真的发生了太多的事,我真的太累了。不过相比于我,小欣确实真的太辛苦了。  她为了名声而努力抗争着,为了不伤害到我而独自坚持着。当她说出「我爱你」的时候,那份决绝现在回想起来,令我心痛。她还是爱我的,而我也还爱着她。我爱她吗?为了自己的欲望,把她交给别人玩弄是爱吗?我不知道,我不敢看向外面,我怕自己会厌恶,如果看到了觉得恶心,觉得厌烦,我怎么办?  是坚持还是放弃?  我低着头思想已经游离于天外。  「不行……那里不要……我还没准备好……不要……好吗?」  我不知道自己想了多久,也没有确认到底还要不要继续了,小欣一声微弱,且断断续续的声音将我惊醒。我重新看向外面,由于冷淡期已经过去了,所以外面的画面再一次吸引了我,我那因为刚刚射过精已经软化的小兄弟,也再次昂首挺胸。               (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