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情色  »  【淫印天使】(第二部)(126)【作者:房东】
【淫印天使】(第二部)(126)【作者:房东】
字数:74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26             距离露出生还有七天  纪录者:蜜  纪录簿是在大卖场买的,丝、泥和泠已经用掉不少页数。可见这几天,他们都过得很充实。接下来,会尽量写得简短点;虽然我有预感,自己不会成功。真的不够用,大不了换一本就行。  这次回来,是满载而归;离开前,只留下一张字条。我承认,这样实在不太礼貌。不仅如此,几次打电话回家,都只提自己想提的事;这种几近失控的形象,不是我想要的。无论是再次谈到户头里的钱,或凭几张剪报来强调自己的丰功伟业,都会显得既肤浅又荒唐。以上,全部都是转移焦点的做法;我虽然冲动,但不至於一点常识也没有。  原则必须遵守,我想,深吸一口气;明也不希望,那些好东西被不识货的人扔进垃圾场吧?用这类话,来对抗各种谴责,听起来又很像是假文化人;其实,打从我把一堆东西都换成钱开始,就比较接近投机者而非收藏家。  说到底,我不该表现得太过兴奋;一旦失去冷静,就会做过头;这道理连小孩都懂,我却──  来到家门前,差一点,就要被罪恶感压垮;所幸,明的拥抱,让我感到好过。她亲一下我的额头,说:「半夜送你去机场,与一早就发现你不在,感觉是不同的。」  没很生气,只建议我下次该怎样做,不愧是喂养者;我与其他人都希望,不要再有下次了。  短时间之内,我的这一趟经历,还不适合拿出来分享;几乎环游世界一周,却没什么情调;满满的铜臭味,令文化气息大打折扣。  终於回家,我想,身上的毛发也整理好了;已过快半小时,却只是一直盯着皮箱;丝、泥和泠都在做自己的事,没说些什么;一股不算沉重──却难以散去──的低气压,瀰漫在整个客厅里。  明大概也是受不了这种气氛,才主动向我提起有关古董玩具的问题;和陶器比起来,这些金属或木头制品比较能够引起她的兴趣。  我指着一组上个世纪中期的赛车模型,说:「这堆看来不算特别细緻的铝合金制品,都是生产自上个世纪;没错,年纪是比我要小上很多,但之中有超过半数,绝对有资格放到博物馆内。」  只是一直点头的明,既没评论,也不敢伸手去碰。我轻咳一声,改说自己在日本寻宝的经验:「在关西,有一位老人,自退休后就几乎是足不出乎。最近,他过世了。亲戚把房子里的一堆东西搬出,於附近的空地进行拍卖。」  「那里是乡村,还没落很久了。人不多,这在意料之内;几个抽空来逛逛的,确定没有任何珠宝和汽车零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些玩意儿,若是落到哪间小店的角落就算了。而我不用多仔细观察就晓得,他们根本连要负责丢都嫌麻烦。最后,可能就会被扔在原地。」  明又点一下头,说:「好过份,一个人的收藏,竟然被亲戚们被当成是垃圾。」我看着她的眼睛,再次开口:「你相信吗?像那个有木头盒子包装,上头还有写毛笔字的,居然被如此糟蹋!」  明的眉角上扬,看来非常专心。深吸一口气的我,继续说:「人类文明中,有不少好东西就是这样消失的。像那个限量的游戏卡带,也是在距离我们家不到五步的地方出现的,还是被一个很便宜的假发盖住,不可原谅!」  很激动,又好像很有道理,却只是让现场的低气压加剧;真的,我不擅长让自己的兴趣与社交之间达成平衡;那种谁都能够扯上大一段的原则,反而最难做到。  「果然是邻居啊。」明说,两手抱胸,「这阵子,是有一家人搬走了。因为平常没怎么来往,所以就算住得很近,我也不太可能去关心他们的家当。」  听到这里,我有点不安。慢慢低下头的明,闭上右眼,说:「蜜刚才强调,距离『我们家』不到五步;果然,你们就算平时常待在肉室里,也不会把我住的地方给视为是『别人家』呢。」  那当然!我想,尾巴抬高。过约三秒后,明睁开右眼,继续说:「没有分别,因为我们早就是一家人了!」  接着,明让双臂於胸前相叠,好像已把我们所有人都抱在怀中。  左手在上,右手在下,半边乳房几乎要从肘关节处跳出;连如此简单的动作,明都能做得十分诱人;真了不起,我想,使劲呼气。  听完刚才的那些对话,丝、泥和泠的肩膀都颤抖了不只一下。现在,他们的心情都很好,只差没跳起来欢呼;特别是丝,我只要看一眼就能够得知;她真的是很克制自己,才没有冲到明的怀中。  用最单纯的方式,来分析喂养者与触手生物间的关系;比起又继续介绍哪些收藏,明的分析方式,显然更能替我化解尴尬。  不该让喂养者烦恼这些事的,我想,低下头。  几乎同时的,我也提醒自己:不要逃避,是该面对的时候了。  反应没平时那样大的丝、泥和泠,只偶而向这边;既想创造出我与明独处的情境,又舍不得离开;还是连一句话都没说,令现场过分安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是他们在压抑自己;想到这里,我忍不住观察他们的双腿;都不太安分,像一群坐不定的小孩;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触手生物隐藏情绪的能力,还是无法跟寻常人类相比。  很快的,我又看着明,说:「大家早就有这种想法了──」  明又使劲抱着我,开口:「就算你们不说,我也晓得;不过,听蜜亲口说出,还是让我高兴到了极点!」  突然间,明说这么多;有超过十秒,我还以为,她终於要生气了。而一直到最后,她都没有讽刺的意思;喂养者大人,果然是我见过最善良的女孩。  把头抬高的我,松了好大一口气;最近,只要胸腹不那么紧绷,鬍鬚和耳朵也都会马上垂下来。  以为我又因回忆过去而感到伤心的明,赶紧说:「长大以后,我好好照顾父母,但一直和他们住在同一个屋簷下,实在不太可能。迟早,我们会需要一个不用那么依赖幻象的新住所;避免在生了孩子后,给他们带来更多困扰──啊等等,这些都是以后的问题;抱歉,我一不小心就扯远了;重点是,你们愿意一直和我在一起──」  「那是一定的!」我说,眼神和语气皆坚定。接下来,我不仅鬍鬚竖直,还握住明的双手。看来符合正义,却肉麻到了极点;最近的连续剧,好像也不流行这种场面了。  难怪,丝曾说:「只要符合一定的公式,就算再怎么离谱,身为当事人,几乎只可能沉浸其中,无法自拔……」这类景象有多么过时,才不是我要关心的;重点是,尽情享受接下来发生的任何化学反应!  脸很红的明,看着我,说:「亲亲。」好快!我想,但非常自然;应该说,就是要这样!  和以往一样,明越是开心,就越是不顾形象。此时,我们的亲法不仅夸张,还发出一堆尖锐声响;若没有施展幻象,又是身处於公共场合,绝对会引来一堆人侧目。  嘴边一堆唾液,有点狼狈;很享受的我,耳朵和尾巴都动个不停;不过,持续受到良心谴责,令主要触手的充血一直都很有限。  在这过程中,明笑个不停,还猛舔我的牙齿;眼前的欢乐氛围,一点也不假;没让她觉得扫兴,真的是太好了。  我在缩起脖子后,说:「如果我完全不插手,那玩意儿可能就会被丢到垃圾场,给其他人捡去。」  「也可能被掩埋。」明补充,很快点一下头。  垂下尾巴的我,继续说:「就算被捡去,那人可能也不识货。既然如此,还不如交到我的手上!」  「我懂这种感觉。」明一边回,一边使劲点头。目前看来,她不是随便应付;光是如此,就让我感到好过很多。  轻咳一声的我,竖起尾巴,继续说:「盒子中,这台有木头喷射背包的机器人,是出自日本战后婴儿潮时期的动画。」  是名作,无庸置疑;虽然,一离开日本,许多比明大十岁的男性孩,也不见得能叫出名字。  明盯着盒子上的毛笔字,说:「原来蜜还有研究过机器人动画,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点一下头的我,马上解释:「由於迟迟未找到喂养者,我们为了使内心好过,得想尽办法转移注意力;最好的方法,就是接触这些新时代的娱乐。  「十九世纪时,最让我感兴趣的,是杂志上的恐怖故事;进入二十世纪后,我的目光自然就被动画与特摄片吸引过去了了  接着,我还补充:「我们之中,接触电影最多的是露。她出来后,可以和明好好聊聊这方面的话题;不过,要说知道什么,也只是大致上。  「毕竟──明也知道──我们在缺少术能时,会花很长的时间睡觉。  有很多作品,露都没很深入研究;在过去,收藏电影也没现在这么容易。  就在我仔细回想露究竟有没有购买过电影杂志时,明伸出双手,说:「太可怜了!」  下一秒,明紧紧抱住我;直接把脸埋在她的双乳间,好棒的触感。  看来是单纯的解释,却又间接的,把自己所有的任性选择合理化;一想到这里,我的内心又有点难受。  曾非常弱势,又很关心人类文化等,都是事实;明也知道,我没加油添醋;可比起强调自己又有什么收穫,还不如多反省一下  丝和泥一起出门去买晚餐的材料,泠则是帮我把行李都运到肉室里。  明看到洞口关上,问:「箱子里的易碎物不少吧?」  我点一下头,说:「由泠负责,我很放心。」  才过不到几分钟,客厅里又只剩下我和明。面对喂养者,比面对同类要来得轻松;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我想,低下头。  此次远行,我最对不起,果然还是明;但前提得是,她真的觉得这样很冒犯。  垂下耳朵的我,摇摇头;别玩什么逻辑游戏,只要想着常识和礼仪就好。  这个时候,我若藉着强调自己的地位,来归避谴责,那不仅很过分,也非常无聊;实际上,丝和泥的贡献都比我要来得多。所以,论地位,她们也早就超过我许多。  多数时,我们都认为,丝负责的部分最为重要。但泥主动讲出真相,给触手生物带来的帮助,也不容忽视;我想,这部分,明应该也会同意。  无论那过程有多少冲突,终究是带来好结果;可以说,丝和泥是凭藉着自己的感性,设计出最适合与明联系的道路。在这对姊妹成年后,我就只是名义上的监护和领导而已;认清这一点,就更不想逃避了。  在这过程中,别一直假装自己的过失不存在;听来很严格,却是再正常也不过的了。  事后,最让我觉得难熬的,莫过於要把大部分的想法都和明分享。贪玩而已,没什么好尴尬的;在进门前,我是这么觉得;可一与明面对面,舌头又好像在嘴里打结了。  ○把任性与过失都轻描淡写,跟小鬼头没两样;那不是我要的形象,就算是用来开玩笑,也很不应该。  过了快十分钟后,实在不知道该讲什么的我,先去洗澡;迅速转动水龙头,用最大的沖力,让自己冷静一下;很舒服,除按摩到肌肉深层外,好像连内脏深处的毒素都能洗去。  这当然是错觉,我想,呼一口气;真正流到排水口的,只有累积在我毛发深处的污垢;任何深层的毒素,都在与明做爱的过程中,被肉室给主动排除。  忘了开热水,冷到我差点大叫;浴室里的莲蓬头虽然乾净,但几处零件已经很老旧;连续的强烈沖刷,好像令其中一段听来快要解体。  毛都塌下来了,而我不用吹风机;只要先启动肉室内的除湿功能,再到处打滚一阵,就能很快把身体弄乾。  在我甩开毛发后,明主动进到浴室里;几乎同时的,洞口打开;连接肉室,我想,竖起耳朵;施法的声音很大,由此可知,不是任何触手生物负责的。  前些日子,我曾看到,丝抓住明的双手;术素流动时的感受,会因此传递出去。两名召唤术士之间,即便有血缘关系,也不见得会用如此亲密的方式教学;我想,是因为这有性挑逗成分。  早在明成为喂养者前,我就晓得:以后,她会想试着自行开启肉室;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学成。  又一次,我们距离这么近;我没说话,甚至未抬头。  全身赤裸的明,背脊正大量冒汗。双眼半睁的她,一边用两只次要触手撑住身体,一边用脚背轻搔我的尾巴;暗示得很清楚了,我连开口确认都不用。  原以为要再过几天,明才会再和我上床;不愧是喂养者,知道我在回家后,会有这方面的需求。  在外头,一直忙着挖宝和注意拍卖;就算我有休息时间,也没心情性幻想。  伸出右手的明,轻轻套弄我的主要触手,问:「好厉害的脉动,这段期间,蜜没有手淫过吗?」  「没──」我说,身体微微颤抖,「丝仍是我们之中唯一手淫过的。」  「那现在,我没做错啰?」明问,趴下来。吐出舌头的她,主动舔舐我的主要触手;先从最末端开始,朝顺时钟方向旋转;然后,在舌底的挤压下,一路照顾到根部。  如此有力的舌尖,与亲吻搭配,又抹上大量唾液;以上动作,明就算只做不到三秒,也足以令我全身酥软;主要触手的充血程度,已经和射精前差不多。  没想到,明在我化为狼人之前,就这么主动。她不仅很仔细的控制鼻息,还故意强调吞嚥感;与舌头敲击、搅拌唾液等声响一起,点缀那一连串恰到好处的吸吮。  过不到几秒,伸长脖子的我,使劲大叫;不料,还冒出一串过於柔嫩的声音;跟个经验不多的少女一样,不符合年纪,太羞耻了!努力闭紧嘴巴的我,瞇起眼睛。  听到我的叫声,明没有吓一大跳。嘴角上扬的她,只有往上看过几次;所以,我没把脸给藏起来,也不那么努力去压抑喘息声。  可事实上,明除非只照顾最末端,否则我就算低下头,也看不到她的脸;都被胸前的毛发挡住了,我想,吐出舌头。看不到彼此的脸,就该要有更多对话;伸长脖子的我,主动开口:「既然、嗯──我的反应,完全、哈啊、不会让明感到厌恶的话。」  「嗯哼,说什么话──」明回,张大嘴巴,「蜜一直很可爱喔!」  没等我回应,明就发出一声清晰的「哈呣」;转眼间,又把我的主要触手给含住大半。心跳加快的她,一边抚摸我的大腿内侧,一边口齿不清说:「不过、啾噜、我可是很贪心的喔;蜜的声音、味道与触感,我还想要品味更多!」  充血至极限的主要触手,已经无法用毛发隐藏;这么舒服,我也不想改变姿势;明只要吸一口,一点精液就会冒出来;要是我没有忍耐,那就算得上是一次很大的高潮。  明当然没做错,我也非常开心,可是──  「现在的我,没有那种──」我话还没说完,就全身颤抖;思绪好乱,眼前的景象都花了;虽有使劲咬牙,却还是到达极限。  明的双颊只凹陷不到半秒,又再次鼓起;温度或许没那么高,可量还是比想像中要多一些;就算我屏住呼吸,或看别的地方,也无法压下;毕竟,有那么一瞬间,负面情绪几乎归零。明还故意张大嘴吧,让我能看个仔细;舌头、牙齿、嘴唇甚至喉头,多多少少,都被一层精液给覆盖;不比粥要浓厚,但比奶油要来得沉重;与空气接触后,要吞下去,得先仔细咀嚼过才行。  明的一套标准动作,已经比许多触手生物都要熟练;早在我刚开始射精的头前两妙,她就已经做足准备;若没有看准时,极有可能会呛到。  我看到的精液,只有原来的一半不到;有不少,是直接进到明的喉咙里。  余韵未散,颤抖也未完全终止;现在,我光是感受到明的鼻息,脑袋的温度就会升高。  明抬起头,柔声问:「刚才,蜜是要说自己没有什么?」  还未喘足气的我,短时间内没法回答。明抬起头,再次开口:「从精液的量看来,蜜应该不是没有心情;而若要谈『资格』,也应该是由我这个喂养者来判断。」  所以,明晓得我的烦恼,却故意那么问;还选在我刚射精之后,这应该也是她经过深思熟虑才决定的;既能够减少我的负面情绪,也能够让自己发言时的气势大增。  基本上,明的那一套逻辑是正确的;身为喂养者的她,本来就能够无视多数触手生物的看法,自行决定出一套新规则。  哪怕再不合理,我们也要学着服从。通常,这类的段落,会充满冲突;可在现实中,却非常温和;毕竟,明都是为了我。一直以来,她都不是个霸道的人。就算没人教,喂养者也总是能凭着爱,来化解所有的问题。  非常感动的我,差一点就要哭出来;不过,一开始就针对重点部位,是很犯规的做法。要打破尴尬,应该有其他方式;我身为年长者,还是该强调:「明这样做,好像不太好。」  见明的嘴角慢慢下垂,我赶紧说:「别、别误会,我当然很高兴,只是──」  动一下眉毛的明,慢慢点头。不要几秒,她的嘴角又再次回到原来的位置。我低着头,闭上嘴巴。  明伸出右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胸口,说:「蜜心脏跳得好快。」现在,她就算没把耳朵贴上来,也能听到我的心跳声。  羞到不敢睁开眼睛的我,把头压得更低。明伸长脖子,问:「我的身体,对你仍然这么具有吸引力吗?」她的意思,似乎就是:「你都去国外逛过几天了,看过更多好看的人类,应该会提高不少标准。」  很快呼一口气的我,说:「只是到处走走而已,怎可能光这样就影响我对明的看法。」  一开始,我想强调的,是「兴致」两字;听起来不太高雅,但也不该轻易删去;为了让明知道我有多想她,最好就是透过最诚实也最无修饰的发言:「我才刚上飞机没多久,就好想射精在明的脸上。」  明的魅力──无论是内在还是外在──,我们都强调过许多次了;比起再重複道德方面的好评,只谈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显然更有说服力:「先用自己的主要触手,填满明的阴道;在近百次的抽插后,对子宫口射精、挤压子宫颈──」  越说越激动的我,看来就像是一头野兽;用这种方式来传达,太不文明了。  明把脸藏在双手后,问:「蜜就这么想用主要触手去碰触露的头吗?」  「不!」我回过神来,说:「只是──和明在一起时的感觉,太过舒服,让我一闲下来就……」  没等我说完,明又和我接吻;这一次,只是轻轻碰一下;她的鼻息中,有我的精液气味,可见还没全吞下去。  全身发烫的我,小声说:「明不用勉强自己,可以吐出来。」  「那样很浪费。」明马上回,轻咬双唇;舌头一直动个不停的她,显然是在刺激唾液分泌;这么努力,就只是为了继续品嚐嘴里的精液。  我一边哈气,一边说:「晚一点,明还要吃午餐呢。」  神情十分严肃的我,尾巴却摇不停;主要触手又充血过半,实在不像是在提出忠告;垂下耳朵的我,乾脆把头往左偏,避看明的双眼。  「可以延后一段时间。」明说,嘴角上扬,「我听说,精液对脑袋很好。蜜的精液,又有种特别的风味,好像最有营养。」  这种排名,其实没什么根据;虽是过头的讚美,我听了,还是很难不感到高兴。  这几秒,我若忘记要深呼吸,搞不好会流鼻血。又笑出来的明,继续说:「所以,我下个学期的课业,可能会因为蜜而进步许多喔。」  「只会营养不均衡而已吧。」我说,耳朵半垂。  已经有超过一分钟了,我还是把头往左偏;终於,连尾巴也不摇了。在一般人眼中看来,很像是我在生气。不应该这么严肃,可我总觉得,必须得如此  刚才,明不过是在开玩笑,我当然晓得。她在吞下一大口口水后,也笑出来。  身为领袖的我,必须表现得更有常识;除此之外,要是我连自己的外在都没试着压抑,想必会做出很多非常过分的事来。  虽说到性经验,我仍然是比明要丰富许多。但在这一分钟之内,有至少两次,我差点因为过於兴奋而昏过去;要是真发生那种事,就实在太丢脸了。  「很有精神呢,蜜。」明说,趴下来。稍微把头抬高的她,一边用鼻子轻蹭我的主要触手,一边问:「还想要吗?」本帖最近评分记录